012111

 

m…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最近會這麼閒

可以天天寫blog@@

人生就是這麼邪門

沒事情的時候閒到發慌

忙得時候感覺自己快要被工作家庭研究壓死

而每次都在最忙的時候還要公務出國

搞得人仰馬翻+情緒惡劣

Sigh~~

莫非這就是所謂的屋漏偏逢連夜雨的真諦嗎??

 

那天因為公司的小小妹臨時有事不能參加部門聚餐

被抓耙子老小妹罵說不合群

念得一蹋糊塗

在一旁冷眼旁觀的我心想

~~~

這這這

該不會是指桑罵槐吧

老娘兩個禮拜前的尾牙也是硬生生到前兩小時因家裡有事情

臨時決定翹頭不去

恐怕………

當然

只把這工作當坐墊底混時間的我

是沒在怕這種職場流氓的霸凌

只是也不免同情必須在職場上哈腰鞠躬

忍受這種大呼小叫欺善怕惡老手之職場小綿羊

不合群”??

到底什麼叫做不合群?

不跟著大家在老闆背後胡搞瞎搞叫做不合群?

不跟著大家八卦是是非非叫做不合群?

不跟著大家翹課翹班作弊叫做不合群??

 

老實說

大學因為堅持早睡早起規律的生活習慣

一直很難跟大家打成一片

對於不合群一詞

深感其擾

最近新聞報紙社會輿論不停地討論著霸凌這兩個字

名嘴記者心理學家紛紛出籠說著長篇大論

心裡想著

摸著良心

難道這些人從來不曾在求學時代或是職場鬥爭的時候

有過這種結黨結派孤立比較不常混在一起的同學或同事的經驗嗎??

我很懷疑

因為

通常能在職場上大放厥詞

能夠出類拔萃

能夠吸引鎂光燈的人

很多時候

其實

是需要人脈

需要結黨結派

 

回想大學時候

只因為自己想維持正常的生活

堅持不夜唱

上課不遲到

考試不作弊

因而必須一個人抵擋班上其他7個女生

壓力大到弄得圓形禿

那兩年

真的很糟

心理生理都承受著很大的壓力

但是

幾年後我到國外求學

混久了成了老鳥後

不知不覺成了一干留學生的頭頭

似乎

在自己不查覺的情況下

別人口中

我也變成了會讓新生恐懼的大姐大

最在意的一件事

那時候一位去念博士班的台灣學生

我自認挺照顧她的

每個禮拜要開長途去採買生活用品

都順便問沒車的她要不要一起去

一年後她卻說家庭因素決定不念要離開了

她要離開前兩天

還在期末考的我

特地開車前往看看有沒有需要幫忙運送的東西

她說她有話要跟我說

我想說應該就是一些感謝的場面話

在我毫無預警的情況下

她竟然說

她的休學是因為覺得被我的一干好友監聽監看

而且我在一次採買後分東西的時候

她在後車廂找她的東西

她說給她點時間確認東西沒拿錯

當時很疲倦的我對於她一樣一樣東西確認有點不耐煩

因為到她家已經晚上10點多

我開一天的車已經很累了

就自認瀟灑的說

怕啥~~

反正我找不到就來跟妳要就好~~

她說這句話讓她覺得被污辱

而且難過很久

愣了很久也努力回想這一年前發生的事情

原來

一句話可以有這麼不同的解讀

我只是想表達反正車上就兩個人,拿錯了交換就好的意思

而對方卻在意這麼久

當然

覺得被監聽監看應該是已經有點精神不穩定

然而她的控訴

卻也讓我難過許久

突然覺得

霸凌

真的是一個需要很小心處理的問題

人多好辦事,西瓜挖大邊(台語)”霸凌的界線

也真的不容易拿捏

那天和任職於公職的妹妹也討論起

到底打考績算不算也是另一種職場霸凌呢?

不管部門裡當權者人品如何

風氣如何

等於是逼著大家要去迎合大多數的人

必須要想辦法跟大多數人站在同一條船上

必須要跟可以左右考績的人好來好去

合理嗎??

 

說了一大堆

想藉由這篇提醒自己

不要不知不覺

成了霸凌的加害者吧~~

有時不加思考的一句話

破壞力

或許超乎想像

全站熱搜

alienca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